互联网留学3.0时代将至,控制个性化资源成关键

2017-08-02 16:12:14  来源:搜狐科技  编辑:

        【每日科技网】

 

  1872年,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批官派留学生在清政府的支持下走出国门,由此写下中国近代留学史的第一页。此后,中国的留学史上出现了詹天佑、邓稼先和“三钱”等众多改变国家命运的人,中国留学史不断被海归精英们书写得越来越丰富。

  从第一页的时间算起,近代留学史的厚度已达145年,期间的各种动荡和不安依旧没能灭掉留学的种子,改革开放后,国家以复兴为目标开始大力支持向外输送留学生。于是,1978年12月26日,52名国家公派访问学者搭乘飞机前往美国学习深造,从此拉开了新时期留学潮的序幕,躁动的留学梦在神州大地上逐渐死灰复燃。

  回到今天,中国已达百万量级的留学生在14亿人口的分母对比下,依然被大部分人贴上“少数和稀有”的标签,海归一词又通常和精英两字捆绑。所以,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群体特殊、自动带有神秘性等一系列印象使得留学生比以往更受关注。虽然时不时有中国留学生的国际安全新闻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但是小概率事件并未对渴求接受优质教育的留学申请者们带来负面影响,留学热仍在持续。

  据新东方前途出国和网易教育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白皮书》显示,2016年中国出国留学的人数为56万人,相比2007年的14.4万人,增长了约74.3%,而且在过去的十年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逐渐上升,平均增长率为15.67%。

  有市场就有推手,在公费留学名额只属于少数人的年代,留学中介的诞生为大多数普通家庭带来了希望,自费留学成为敲开新世界大门最给力的一块门砖。虽然在今天,出国依然受到政策、收入、目的等多方面的限制,但由留学形成的庞大产业已经吸引了众多留学目的地国家秉持更加开放的留学政策。于是,留学中介们也各显神通,开始根据留学市场的需求不断进化出新的自我,尤其是当互联网逐渐普及后,渴望高效的留学中介们找到了更好的吸金方式,由此开启了互联网留学的演化史,荣誉和伤疤也随之而来。

  互联网留学1.0时代:留学论坛兴起,中介红海战和留学垃圾的诞生

  经历了互联网的多次普及大潮后,留学中介们开始一边布局线下资源矩阵一边涉猎互联网。较早的一批互联网留学服务平台诞生于2000年左右,1999年,东方留学网站上线;2000年,启德网站上线;2001年,中科留学网站上线;2002年,金吉列网站上线;2003年,新东方前途出国网站上线;2004年,澳际网站上线。互联网留学1.0时代正式拉开帷幕,而他们也开始了线上揽客,线下服务的互联网运营生涯,或许这就是最早的O2O模式之一。

  那时候,能够接触到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家庭已经拥有较强的经济实力,加以公费留学风潮和出国热的影响,互联网留学服务平台们能够精准地在目标客户群体中游刃有余地完成潜移默化的观念灌输。但此时的留学服务主要为学习培训等沟通性服务,所以服务场景固定于线下,因而留学中介们的线上平台功能比较简单,并没有形成比较系统的运作流程,仅限于宣传推广和咨询等,是辅助线下机构运营的一种工具。

  但市场是疯狂的,此时的留学中介们人人都想分一杯羹,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拿下客户,占领市场,打败对手。于是,自费留学市场一片红海,到处是刀光剑影,如果俞敏洪愿意回忆,或许那些到处贴小广告的日子他仍记忆犹新。

  当留学中介们在线上等候,准备线下搏命的时候,另一股有关留学的网络形态正在成型,那就是留学论坛。大约在1991年,我国第一个BBS诞生,直到如今,论坛已经成为中国网民们看尽世间百态的网络场所。而留学论坛因庞大的留学交流需求兴起,在信息传播不太发达的年代,从报纸和收音机上了解到的东西远不如隔着屏幕面对面交流来得更快和更真实,在留学论坛上有海归精英,也有访问学者,论坛一时成为了获取留学信息的重要窗口。

  1998年,滴答网留学论坛上线;2000年,寄托天下留学论坛上线;2001年,太傻论坛上线。作为留学交流的重要网络场所,论坛给使用者带来了别样的体验,任何人都可以发帖询问美国的留学生活如何,也可以发帖咨询新西兰留学的费用和流程。除此之外,论坛也催生了与一手包办的主流留学服务完全相反的DIY留学潮流。

  事实证明,所有利好因素都在促成一件事,把人往外送。但留学光鲜的外表下实则藏有不为人知的丑陋,留学的阴暗面开始不断逃离黑暗的角落,赤裸裸地在阳光下现形。从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开始,留学垃圾逐渐显露在中国留学市场,并在21世纪的初期出现一个高潮现象。他们和《欢乐颂》里曲筱绡的留学生涯一样,不学习不交流不融入,吃喝玩乐样样在行,以至于归国后一无所成。

  俞敏洪在2015年曾论断,5%的海归都是“留学垃圾”。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留学市场混乱,留学黑中介不负责任地输出;二是部分留学生不思进取,以为只要出国就高枕无忧,殊不知等待他的是异国他乡煎熬和被毁的前途。

  不论怎样,在这本互联网留学史的开端,1.0时代算是开了一个好头,毕竟论坛和网站汇成了留学的一支洪流,为新中国的建设带来了对口的人才。

  互联网留学2.0时代:信息更透明,留学趋于高端化

  2007年开始,留学市场悄悄开始发生变化,但更多的是好消息。美国、英国等国家进一步放宽留学条件,签证通过率一时达到史上,普遍超过80%。于是,留学人数呈爆发式增长,从原先不到10%的增长率一度跃升至20%以上。而在这时,1.0时代的强者们开始正视自身的缺陷并开始改革,新的市场机会也在不断吸引更多的创业者进入,由此开启了互联网留学的2.0时代。

  2007年,前途出国举办首届新东方海外大学全国巡展,太傻留学将咨询服务扩展到考培领域。1.0时代的留学机构们开始寻找新的增长点,企图抓住留学市场的第二次高潮。但随之而来的是蠢蠢欲动的挑战者们,他们思考机会的藏身之处,区域性留学服务平台和专业性留学咨询平台由此诞生。

  2007年,藤门留学成立,专注美国留学并以美国名校前招生官等熟悉美国留学的专业人士提供留学服务。2013年,和创留学成立,是一家由众多热爱教育行业的国内咨询师与海外名校导师组成的留学咨询服务机构。2014年,顺顺留学成立,近千位留学顾问每年为上万学生提供专业、高效的国际教育规划服务,主打O2O模式。

  新的留学平台们由于发现了不同的市场机会,所以在进入市场的时候都选择了差异化的策略。于是,拥有新鲜血液的留学服务大军汇成2.0时代,而他们的进化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进一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首先是网站功能的完善,1.0时代的互联网平台功能较为单一,但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互联网留学平台的功能逐渐开始完善,几乎所有的留学服务平台都把留学评估简捷化,任何浏览网站的人都能在提交相关资料后进行选校评估。

  此外,一站式的留学的概念开始普及,网站首页清晰地标注着服务流程和注意事项,浏览网站比任何渠道获得的信息都要丰富。其次,更多区域性论坛诞生,这让每个国家的留学申请者都能获得足够的信息,绝大部分留学信息已经能够在网络上轻而易举地获取。

  其二,留学服务高端化,留学咨询受欢迎。1.0时代的教训给疯狂的留学市场狠狠地降了一次温。当1.0时代的留学中介们还沉醉于线上的流水化操作时,留学咨询的概念已经悄悄诞生并大受欢迎。相对留学中介来说,留学咨询更倾向于个性化、高端化和私人化的服务,比如网站的一对一咨询和网申答疑等,而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让线上留学咨询成为了随时随地可以进行的事。

  以顺顺留学为例,2014年的顺顺由前身Appliter正式转型C2C模式,立志帮助中国一万五千名独立海外升学顾问创业,这种创业型平台的建立成为了早期集交流、学习、申请等为一体的综合留学服务平台。而和创留学创始团队拥有10多年高端纯留学咨询行业经验,建立了中国的高端留学申请数据库,积累了极为丰富的高端留学申请经验。

  这些平台完全不同于1.0时代的风格,他们充分改善了线上服务,将留学咨询作为一种核心服务,帮助学生更好地完成留学申请,而越来越聪明的留学生们也在留学咨询的帮助下实现了半DIY式的留学申请,这与过去一手包办的留学中介服务流程完全不同,极高的自主性让留学申请者们体会到不同于以往的成就感。

  在2.0时代,留学市场的理性催生了留学咨询服务平台,信息透明化倒逼传统互联网留学服务平台的改革,第二阶段演化就此结束。

  互联网留学3.0时代:控制个性化资源是关键

  据启德教育集团2016年底发布的《中国留学市场2016年盘点与2017年展望》报告显示,留学需求正在由中产阶级家庭向工薪阶级家庭下沉,而这一变化在地域上也有所体现:除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之外,二、三线城市已逐渐成为留学市场的重点,且留学选择已开始呈现向四线城市渗透下沉的显著趋势。

  这就说明,留学潮开始在较低收入家庭和一线城市以外区域蔓延,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家庭教育观念的转变和留学途径的增多。与此同时,低龄化也是一个越来越明显的留学趋势。据报道,赴美就读的中小学生已经高达34578人,占在美就读的国际中小学学生的52%,并继续保持2位数增长比例。由于过去高学历阶段留学的种种不良反应,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让孩子更早地接受国外教育体系的熏陶。

  众多现象都指向一个明显的变化:留学主力人群的定位正在改变。那么互联网留学又在做何改变呢?除了迎合低龄化趋势外,更多垂直细分的互联网留学平台正生长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在线留学学习平台、留学问答平台、留学工具平台等正在丰富互联网留学平台的演化史。但摆在眼前的是,低龄化和用户下沉趋势必定会催生更多创业者涌入留学领域,而互联网留学的机遇比以往更清晰,具有可操作性的就是控制个性化资源。

  当下,掌握大量资源的大型留学服务机构已经数不胜数,他们拥有超强的师资和国际化的团队,像一头头巨象横行在非洲草原上,但这并不代表蚂蚁不能存活。

  当下,知识电商十分流行,如果你是一个海归精英,你大可在知乎、分答和得到等知识分享平台上创立自己的留学咨询小作坊,你可以依靠专业的分析获得大批拥趸,往后可以开始做直播甚至出书。这便是个性化资源的垄断效应,就像少林功夫只能去少林学习,要学会太极剑只能找张三丰。

  但需要注意的是,个性化资源是可以通过习得获取的,垄断的个性化资源是不存在的,如同股神不止一个,沃伦巴菲特和彼得林奇都有一大堆粉丝,所以这一领域依然存在竞争,但激烈性相较大象们要好很多。

  而嗅觉敏锐的投资们早已将眼光投入到留学领域。诸多涉足低龄化留学并拥有优质师资的平台相继获得大量融资, 2014年成立的留学服务平台棕榈大道最近获得北极光创投数百万美元 A 轮融资;同在2014年成立的国际教育项目提供商贝拉国际教育也在近日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留学正在成为一个互联网创业的资本新风口。

  无论是1.0时代的疯狂,还是2.0时代的理性,抑或是留学成为风口的3.0时代,留学平台的服务对象都是无数为未来下赌注的年轻人,服务至上应该始终成为互联网留学服务平台们永恒的主旋律。

  刘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每日科技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图片中心